夸克app下载最新版

羊蹄、肉团、上扬的触须以及女体特征的异魔陡然出现于林间。

从这群来自于伦敦城的矿工表现来看,这位女体异魔似乎不属于这里。

“【成熟体】?

感觉怪怪的,其体内蕴含的能量似乎比曾经的伯爵还要高?差不多高了有一倍……整体还蕴含着一股奇怪的气息。

这种类型的异魔我还从未见过。”

照理来说,韩东在《普罗米修斯》世界得到巨量提升,同时还对【腿】进行过弥补,虽说只是三阶骑士……但依仗着≮孤独的表演者≯足以与返祖体正面单挑。

面对成熟体应该能很好压制。

但面前这只被成为‘黑山羊子嗣’的异魔,却让韩东很不舒服。

由这东西释放出来的繁殖气息,刺激着在场所有人。

玛丽一边将滑润大腿在韩东身上剐蹭,一边气喘吁吁地将嘴巴贴在韩东耳旁,简要讲述着这只特殊异魔的相关信息。

“……黑山羊的子嗣,这是一种由某位「上位旧王」直接生育得到的后代,与其它异魔有着很大的区别。

像我们蟾魔,绝大部分也非由蟾祖生育而来,中间基本都隔开了几十代。

孤高少女假日放空自己惬意慵懒

但这位别称叫作【黑山羊】的上位旧王,她个人具备「生育」就能超过我们【恩凯伊】的总和,其麾下王国里的异魔基本都是她的子嗣。

不过,由于生育数量巨大,品质也有高低区别。

面前这只算是很一般的品种,但还是注意一点比较好……毕竟它体内直接流淌着上位旧王的血液,能使用类似于黑山羊的能力,强大远超同阶。”

“黑山羊?这上位旧王也在欧洲板块活动?”

“上位旧王们,本体都不在地球上……星球难以承载祂们这样的存在。

不过,由于这颗星球属于宇宙中心,也是距离【命运世界】最近的维度节点……上位旧王们也时时刻刻关注着这里的情况。

祂们的化身,投影可能会在这里活动。

不过,伦敦城背后最大的王,正是尼古拉斯你脑袋对应的【灰色行者】。

黑山羊的子嗣出现在这里,在规则上属于一种入侵行为……而且,这东西似乎想要攻击矿工。”

“观察一下,视情况动手。”

……

矿工小队。

拽着眼球巨斧的矿工名为【丘】,初生体。

提着黑暗油灯的矿工名为【暗溟】,初生体。

拿着软绵绵的触须短剑矿工名为【柔】,初生体。

捧着旋涡状的吊坠矿工名为【涡焰】,初生体。

“黑山羊……可恶!这东西也想混入伦敦城吗?

我们必须在这里击杀它,将黑山羊试图入侵的情报带回去。而且,黑山羊子嗣的一根蹄子就比我们这几车矿石更加值钱。

借着黑暗的力量,我们应该能杀掉它!

涡焰,你将魔法甩过去时,我们所有人立即散开,由各个方向找机会消磨这家伙的体能。”

“我的魔法已经准备好了!”

手捧着吊坠的矿工,撕开包裹身体的斗篷,由胸膛上的阵法释放黑暗魔法。

一团顶部为骷髅头状的黑色火焰箭,径直飞向怪物。

然而。

盯着火焰箭的到来,隐藏在众多触须间隐藏的女体,却露出一抹邪恶笑容。

操控着其中一根粗壮的触须,正面抽向飞来的火焰箭。

一种紫色流光闪过触须表面,赋予特效「魔法放射」……啪!火焰箭被100%反弹回来,作用在【涡焰】身上。

啊~

被灼烧的惨叫声还未能扩散出去。

「践踏」

数十米开外的黑山羊子嗣,以其中一只羊蹄跺地。

践踏的效果,竟然直接作用在全身燃烧的矿工身体上,将其直接踩碎。

秒杀。

这一幕直接吓呆其它矿工。

就连韩东也是一惊,仔细分析着刚刚的情况:“刚刚那招……应该是‘接触’的原因。

刚刚的触须不只是魔法反射这么简单。

因这位黑暗住民用魔法向它发动攻击,魔法与触须接触时,导致施法者被「标记」。

践踏攻击能锁定标记者。

看似空间攻击,实则是一种诅咒类型的踩踏攻击,直接作用于目标个体。

威力也是相当惊人,居然直接秒掉一位初生体……”

……

其余三位矿工虽受到惊吓,但并没有怯战。

啪!

这时。

一位矿工直接将手里的黑暗油灯砸碎。

使得一种黑油油的物质爬上两位队友的身体,给予增益效果。

“主体是藏在触须间的女体!机会只有这一次……你们去吧。”

一人提着眼球斧,一人提着触须短剑从不同方向给予进攻。

提着斧头矿工【丘】在奔跑过程中脱掉外衣,露出健壮的肉体与光秃秃的黑色脑袋。

他似乎打算从正面吸引更多注意力,好让【柔】能顺利切入内部。

奔跑过程中,一记飞斧投出。

眼球斧能自动锁定目标,精准劈入肉团,造成一定量的伤害。

由于黑暗强化,伤害提升50%……让黑山羊的子嗣发出一阵低嚎,恶臭的血液从伤口间喷洒而出,身体也出现轻微的后倾。

好机会!

【丘】更变战略计划,锁定目标的下端空隙位置。

冲刺达到一定速度时,改为一记滑铲。

顺利进入到黑山羊子嗣的身体下端,顺势取回眼球斧……锁定看似毫无防备的肉团下端,准备予以一阵疯狂劈砍。

就在他举着斧头的一瞬间。

肉团蠕动。

一只更加强壮而坚固的羊蹄,由肉团空隙间猛然长出。

还没等斧头挥舞,羊蹄已经落下。

咔咔咔~骨骼与肉体的破碎声。

印刻在羊蹄底部的分解雕文,让个体没有再生可能性。

紧跟着……

啊!

另一阵惨叫声从上部传来。

负责进攻人形主体的【柔】,身体被四根触须贯穿,挑在半空中……兜帽下露出一副黑暗精灵的面容,眼神里满是对死亡的恐惧。

下一秒。

一具被吸空的黑色干尸,被随意扔弃在地面。

远处,提着破碎油灯的唯一矿工满脸惊恐,“怎么会这样……”

转眼间,与树木齐高的黑山羊子嗣已踏着羊蹄来到他的面前。

肉团上端的众多触须散开,露出一位面容阴邪的女体上半身,其腹腔生有一道没有牙齿的巨大嘴巴。

双臂展开呈拥抱状,

腹部嘴巴发出一种充满魅惑性的话语:

“来吧……来享受繁殖的愉悦,成为我的夫君吧!”

油灯掉落。

最后一位矿工遭到精神入侵,主动投入黑山羊子嗣的怀抱。

这时,一股声音从森林内部传来:“你们好啊,总算遇到【人】了……你们知道伦敦城怎么走吗?能不能顺路带我们过去啊?”

紧跟着。

一位露出礼貌微笑的青年慢慢走了出来。

标签: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