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那次批斗会之后,白招弟很老实了一段时间。

   而葛二根和孙春妮在全公社游街之后,被押着去修水库。

   等到年根底下,两个人已经瘦的不成样子。

   孙春妮回到白家,还被白家那一大家子嫌弃,说她丢人现眼,非得逼着白大春和她离婚。

   孙春妮拿出了泼妇的劲头,耍赖撒泼,又扬言谁要再让白大春和她离婚,她就给谁家点了房子,反正她就是这样了,她落不得好,别人也休想有好。

   这么着,才算是把白家那一窝怂蛋给吓住。

   后头孙春妮使唤着白大春干活,她窝在家里养身子。

   一晃眼,就到了大年三十。

   虽说沈临仙早先赌气说过大年三十也没好吃的,可真到了年根底下,她也不忍心让本来吃的就不好的余家人吃不到饺子白面啥的。

   大年三十提前几天,沈临仙就带着余小花去镇上逛了一天,赶了个集,又在供销社买了点吃食。

   大年二十八九,沈临仙把早先存着的葵花籽还有花生拿出来,挑了好的放在堂屋,等到大年三十开始炒花生瓜子。

   葵花籽余家不多,就炒了一小袋,花生倒是有不少,沈临仙让在大铁锅里放了选好的沙子,再放上花生让余二狗炒了一大锅。

   丸子头大眼少女粉色系图片

   等花生出锅,围着的孩子一拥而上,一人抓了一大把,也不嫌烫,剥开就往嘴里塞,一边塞一边喊着:“真香,真好吃。”

   沈临仙笑着抓出一把水果糖给孩子们分了:“一边吃去,一会炸丸子,炸好了叫你们。”

   孩子们欢呼着出去玩。

   沈临仙就带着宋小菊妯娌几个炸丸子,一锅金黄的丸子炸好,沈临仙留出一些等着孩子们吃,剩下的冻起来等着炖菜用。

   锅里蒸着大白馒头,馒头出锅,又蒸了豆包和糖包,鸡鸭和鱼也都杀好放在瓮里盖好,就等着下锅炖了。

   沈临仙把馒头和豆包捡出来几个,又将丸子也装了一些,再拿了点自己做的红薯干,轻声叫过余小花来,对她吩咐一声:“你去给小韩大夫送点,再绕到牛棚那边瞧瞧,看看那边缺啥,等晚上了给杨老他们也送过去点。”

   余小花答应一声,拿了个篮子去给韩扬送吃食。

   眼瞧着一上午的时间过去,下午余大狗兄弟四个洒扫庭院,家里家外打扫的干干净净的。

   沈临仙带着女儿和四个媳妇剁馅包饺子。

   余家人多,饺子要包许多,六个人整整包了半下午,饺子才算包好,这些饺子全放到冷屋子里放着,准备早起就煮。

   把饺子放好,沈临仙再亲自指挥宋小菊几个开始做年夜饭。

   到底要过年,沈临仙就拿出一罐子油来,让余大狗把杀好的鱼切成块放到油里炸了再炖,鸡鸭也在锅里炖上,又炖了个土豆,拌了个萝卜丝,还弄了个糖醋丸子。

   这种在后世十分平常,多数人或者都已经十分不稀罕的饭菜,在这个时节算得上十分丰盛的了。

   炖鱼炖肉的味道传的远远的,孩子们在外头也玩不下去,呼哨着回来,一边吃丸子,一边眼巴巴的看着锅里的肉。

   天一黑,沈临仙就带着宋小菊在廊下点了油灯,又点了几根蜡烛。

   堂屋里更是点了好几根蜡烛,弄的整个家里亮亮堂堂的。

   平常舍不得用的大桌子也搬了出来,把饭菜盛到盆子里端上桌,虽然没有酒没有饮料,可一家人还是十分高兴,只觉得幸福无比。

   临吃饭前,沈临仙把饭菜都装出一些来,叫余大狗悄悄给牛棚那边送去。

   等余大狗回来,沈临仙才拿起筷子,喊了一声:“开饭。”

   顿时,一桌菜就被一家子风卷残云似的干掉。

   沈临仙乐呵呵的看着孩子们在那里飞速的吃着肉,不住的喊着好吃,再看看儿子媳妇脸上的笑,她也跟着笑。

   等吃完了饭,将剩下的饭菜放到橱子里存好。

   一家人开始守夜。

   这个时节没电视,也没有什么娱乐设施,守夜就是这么干巴巴的坐着。

   坐了一会儿,余小花就跑到沈临仙身旁撒娇:“娘,你给我们讲个故事吧。”

   “对啊,奶,你给我们讲个故事吧。”余勇也在一旁点头。

   余志和余秀也撺夺起来。

   沈临仙笑道:“行,讲个故事,讲个什么呢?”

   “讲一个奶自己的事吧。”

   余秀笑着提议:“奶当年跟着大小姐的时候是什么样的,还有国外是啥样子,奶,你给我们说说吧。”

   她这么一说,沈临仙倒真是想到一些事情。

   她在记忆深处翻出原身的一些经历。

   这些经历倒是挺有意思的,沈临仙也希望儿女们能够多多了解原身,让他们不要忘了他们的娘是什么样子,就笑道:“行,听秀儿的,奶就讲一个奶自己的事。”

   她一边回忆一边说:“当初啊,我才跟着大小姐的时候,有一天,大小姐带着我出去做客,那时候也是冬天,雪下的挺大,老百姓的日子挺苦的,不知道大雪之下冻死多少人,可京城的小姐太太们却在取乐,她们发贴子邀请一些好友来家中围炉赏雪,还有的家里的花园里有梅花,就找一个好的地方,把屋子里烧的暖暖的,放着各种各样好吃的东西,透过大大的玻璃窗子赏雪,兴致来了还会写诗,还会画画……”

   余家人在沈临仙缓缓的叙说中,不由自主的被她带进了那样他们想都想不到的生活之中。

   那种纸醉金迷的,那种用金钱堆出来的富贵生活。

   别人倒也罢了,经历过后世快速变革的余秀却是心生向往。

   她捏紧了拳头,下定决心一定要多跟沈临仙学东西,趁着现在年幼有时间,要多学点才艺,等将来也要变成大小姐那样的才女。

   几个小的开始慢慢的点着脑袋,一下下的快滑到地上。

   沈临仙赶紧叫大狗几个把小的抱到炕上睡觉,过了一会儿,就赶余秀几个也回屋睡觉。

   她带着余小花进了屋。

   眼看着余家的人都各回各屋睡了觉。

   沈临仙才悄悄的从箱子里拿出一个绿豆皮的包袱。

   打开包袱,看到余小花满脸惊喜的笑容时,沈临仙也笑了。

   她做了个噤声的姿势:“小声点,赶紧试试这套衣服好不好看。”

   那是一套红色的衣裙,大红的缎面,上面一针一线的绣了百蝶穿花的图案。

   衣服做工精致,看着富丽堂皇,实在是很吸引人的眼球。

   尤其是在这个只能穿着绿灰白黑这些颜色,没有什么鲜亮颜色的时代,就越发的让人看了都不敢上手去摸,生怕把眼前这副美景给破坏掉。工番口番全彩无遮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