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赵王府,那些人一个个对自己冷嘲热风,把自己当畜生来羞辱,自己的母亲更是在那一晚上被那些人给拉近房中。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还能发生什么事?这其中原理根本就不用别人多加猜测就知道。

   那时候的天是下着雨,他强迫着自己的心智要比一般人都要早熟,自然是明白那些人强迫自己的母亲的房里做什么。

   他们欺人太甚,是以为自己作为质子就可以随意欺压?

   他不甘心想要保护的人都保护不了,也痛恨自己没有能力。

   母亲为了自己更是委身于那些人,对于这一个代表着羞辱性的母亲,他也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去面对,不过他对于很多的事都是选择忍辱负重。

   或许在赵王府里面的时光永远都不如这里快乐,只是…他是质子,作为质子就要有质子的使命,顽强的活下去,就算赵王府是龙堂虎穴,他一样要回去。

   此刻,他贪恋这一份快乐,那一个救了自己从此就印在他心上的人儿。

   对于她,他是不敢带回去的,那里不适合她生活下去,起码在自己没有自保能力之前他是绝对不能带着她回去。

   “你快点刺那一条鱼…”贝贝可不知道赵政在想什么,她一看到从他脚下游过一条鱼马上就指着叫了起来。

   赵政闻言马上就一棍落下,闷声从棍子的尾端传来,那一条鱼是被刺在棍子上,他把棍子拿起来马上就看到上面的鱼发呆,赵政是第一次学着在水里刺鱼,本来贝贝对他是不抱什么打算,然而让她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还能够刺到了一条鱼。

   “行啊!你…”

   白色长裙气质女孩唯美动人

   “比我第一次刺到的鱼都大!”

   贝贝马上就跑过去捡了起来那一条鱼,笑道。

   在一个算是熟悉的人面前贝贝倒是没有多防备,所以她笑得异常的开心,纯真的样子让赵政眼里一滞,手里抓着的棍子也收紧几分。

   脑子里面竟然想起了另外一个身影来,同样是下雨那一天赵王府里面也来了一个女子,她也有那一抹纯真的笑,在赵王府黑暗的地方看到那些笑容实属难得,她似乎对自己有意,只是对于她,他只是单纯的欣赏,没有像现在这样会感觉到心跳的跳动规律和平常有些不一样,这让一直冷漠的他都感觉不自然,不过他倒是没有反感,反而是像很喜欢靠近贝贝。

   想要保留这一份笑容,将之收藏起来,然而要做到这一些还是需要权利和实力,他偏偏就是那一个不曾有实力的,他如今自己都是寄人篱下,又何谈其他一些事。

   “这些鱼应该够我们吃了!你快点上来…”贝贝把这些鱼整理好之后就开始拿回去放到小锅里面煮一下,往里面放水煮鱼汤,没有生姜,她还是放了很多的花椒,只要把这些腥味掩盖住了这鱼才会好吃。

   “贝贝,你可等孤吗?孤很快就回国…”赵政说着还是不忘拉着贝贝的手,不让她忙着手上的事。

   “你说什么呢?我会等你的…”

   “好了,我们快点做完…”贝贝道,随后就把手里的配料放进去,烧着小锅还需要多一些柴火,不然火候不够,不过在野外想要来一个爆炒肯定是不能的,这里四面都是空空的,没有墙遮住,不密封的话这就很难把火候给控制住。

   只是把鱼放进水煮了一会,加一些盐还有花椒,最后贝贝又在四周找了一些东西一起放进去这味道才好吃一些,不过没有酱油这鱼怎么吃都感觉味道提不上来。

   “你要回去了吗?”吃完之后贝贝这才看着他问。

   “嗯!”赵政点头,他确实不适合在外面多呆,他有太多的事要做,还有他的责任都不允许他太过贪恋这一种自由。

   或许是想到了什么,他忽然一下子就把贝贝抱在怀里,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弄得贝贝差点失手就要把人给打了。

   丫的,这赵政抽风,想到什么就突然就来一下,她哪里能够接受啊!

   “贝贝你等孤,还有现在跟孤去一个地方…你在那里很安全!”赵政说着,手上的力气也忍不住增大好几分。

   “去哪里?”

   贝贝知道自己不会离开他,只是这样就被人安排好还是有些不舒服,然而她转眼一想,联想到了赵政现在的处境,她还是妥协。

   这样想着贝贝点头;“好!我去!”

   赵政闻言,一张稚嫩的俊脸下意识的松懈几分,他马上把周围的黑衣人叫了出来。

   这些人一直都在暗中守着他们,其实在贝贝出去把赵越那些人给吸引走了之后,赵政就已经开始暗中通知自己的人,他所处的位置,只是因为怕贝贝多想,他才没有让大家现身。

   贝贝回来之后,他们一直在暗中守着,如今因为想到自己很快就要回去了,所以他必须要让人带着贝贝去那一个地方,那是他们秘密基地。

   “在秦赵交界有一座山,那里一座山名为骊山,骊山深处有我的一处秘密住址,孤只要是有时间都会去那里小住一段时日!”赵政解释道。

   “那行!我就去那里等你,不过你可要答应我不能和除了我之外的女子一起,知道吗?”

   贝贝其实听到骊山的时候不是很喜欢,总感觉女主在改变剧情的时候,她好像也在改变剧情,如果是因为自己出现了,那一个让嬴政惦记的美人不出现的怎么办?

   美人?他还有红颜?

   这男人的灵魂是自己的男人,让她把人让出去绝对不可能,就算是女主也不可以,所以田丽儿她想也别想,还有那一个神秘的美人…只要她敢来她绝对是要弄死她才罢休。

   想到这里贝贝眼里也坚定几分,拉着他的手难道的撒娇。

   “赵政,你答不答应,十大不许…。”

   “嗯!孤答应你…”赵政点头,心里也有一些感动。

   虽然从一开始都是他表现霸道把人占据,可是贝贝一直都没有过多的示意,让他心里没有底,如今她这样要求自己保证,是不是她也是跟自己一样互生情意?

   想到自己的思念等到了回应,他又把贝贝往自己的怀里摁了摁,随后就是一脸的满足。

   “孤都答应你…”赵政郑重道。

   “那你什么时候回去?他们会不会为难你…”

   “两日后!”

   至于为难,他们不为难自己才是奇事,不过他都习惯了。

   在来到赵王府内的时候,他最为习惯的就是他还有一个放荡的母亲,只是她到底是自己的生母,寄人篱下难道就要这样吗?

   每一次看着那一些男人从母亲的房里出来,他几乎恨不得杀人,还有那一些欺辱自己的人,他心里有抱负不想要一直下去,所以他只能忍着徐徐图之,这一忍就是十年,不过…他不用再忍受多久就可以回国,倒是这些人欠他的百倍还之。

   剩下的两日贝贝倒是跟着他在一起挺开心的,有了那些黑衣人在贝贝也不用出手做饭。

   两人一直到了距离赵王府城外才分开,因为赵政要回去,只能在这里分别。

   他不愿意让贝贝跟着进城,如果可以他倒是希望把她养在笼子里面,似乎感觉到这样才能够好好的保护她,只是他知道自己不能这么做,所以他这才让贝贝答应他同样是十不许,要是想出去就必须要乔装打扮,把自己打扮成男子的模样才可以出来。

   分开之后,贝贝倒是很乖巧的跟着侍卫一起去到那一个小别院。

   这一个小院竟然就是坐落在深山的山顶云颠之上。

   还真的非常隐蔽,完全就是属于那一种隐世生活,就连房屋都是做的很隐蔽。成人免费黄色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