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恋花直播正版下载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安然到了医院做了一个检查,结果出来安然看着阮惊世:“怎么样?”

“是怀孕了,一个月了。”

阮惊世把检查结果给安然,安然低着头一脸僵硬的坐在椅子上面,很久才说:“我就知道哥没安好心。”

“这不是正好。”阮惊世坐下,笑的带着点邪气,安然看了阮惊世一眼:“谁会嫁给一个强奸犯呢?”

“呗。”

“我说真的。”

安然转开脸,愁上心头,怎么办?

“五年了,五年前就该留下,只不过是晚了五年。”

“不会明白了,他是个小肚鸡肠的人,天风是一根刺。”安然说着揉了揉头,阮惊世抬起手帮忙揉,安然闭着眼睛靠在一边:“真倒霉。”

……

阮惊云深夜的时候才听见点动静,素素睁开眼看着门口,安然从楼下上来了,见了面安然说:“吃饭了么?”

初恋女友般另人怦然心动清纯女生房内图片

素素说吃了,她都困迷糊了,看到安然钻到阮惊云的被窝里面搂着阮惊云睡。

安然站在楼梯口,好像是她的错,分开了他们父女这么多年。

走到一边安然去坐下,过了一会安然说:“今天怎么样了?”

本来安然想说些什么,关于孩子的事,但话到了嘴边还是不说了,阮惊云看了一会安然:“怎么了?下楼干什么,素素说去医院了?”

“老毛病了,吃一口凉的东西都要吐。”

“胃寒?”

安然没回答,阮惊云问:“这些年……生了天风后,们一次都没有过?”

素素也不懂,安然却脸红了:“当着孩子的面,能不能不说这些,让我以为,活着就不会做别的事情,却都是为了这些活着么?”

“回答我,我就想知道这件事情。”

安然摇头:“没有。”

阮惊云问:“是个意外?”

“问这些还有意义么?”

“有。”

安然再也没说话,阮惊云把女儿拍睡了,他也去躺着,安然这一夜都没休息,坐在一边坐着。

那天之后阮惊云的身体就不好,每况日下,弄的公司都去不了了。

没办法,阮惊云的助理都来了。

但看到阮惊世,助理回去把这边的事情说了一遍,阮瀚宇和木清竹第二天就来了围村这边,早上四点钟就敲门7;150838099433546。

阮惊世在门口看见父母的时候也意外了一瞬。

木清竹一把抱住儿子,哭的满脸泪水,阮瀚宇的脸色也僵硬到了极点,这个儿子,阮瀚宇想一巴掌拍死,但又舍不得。

“哭什么,这不是挺好么?”阮惊世把木清竹抱住,吸取木清竹身上属于母亲的味道,放开后看了一眼后面的父亲。

木清竹进了门,一眼看到站在楼下和阮惊世小时候长的一模一样的孩子阮天风。

阮天风有点茫然,他家老子亲戚怎么这么多,多的都叫人有一点头疼了。

“这孩子……”木清竹走过去,蹲下看着孩子,手都有点颤抖。

“爷爷奶奶。”阮惊世说道,阮天风叫人,木清竹愣住了,但很快问:“这孩子是?”

“我和安然的。”阮惊世转身去坐下,阮瀚宇也坐下,但阮瀚宇的脸色却不好,冷冷的目光看着小儿子:“搞什么?”

“是个意外。”

阮惊世那样说,木清竹抱住孩子痛哭不止,也不知道是为了谁。

哭了一会终于安静下来,木清竹把孩子拉到身边护着,就好像知道阮瀚宇的决定一样,不敢放手。

阮瀚宇接下来果然说:“这孩子过继给大哥,想做什么以后我都不管,但是不能再和嫂子有任何交集。

她注定是嫂子,就算苦苦强求也没有用,这是注定的。”

阮惊世注视着门口,他是不介意青春放在哪里燃烧的,既然都……

“对不起,天风是我和惊世的孩子,我不会让天风过继给阮惊云,就算是我做错了,也不能让孩子给我负责。”

安然从楼上带着素素下来,素素注视着木清竹和阮瀚宇,对于这两个人,素素是陌生的,但是不恨他们。

只是刚刚听到的话让素素不喜欢。

素素离开妈妈走到楼下,看了一眼阮惊世,问:“怎么不说话,他们说什么都听,是傻子啊?”

“没大没小,跟谁说话呢,一边去。”

阮惊世的目光一沉,素素冷哼一声走到一边,叫阮天风:“,过来,我们去上面。”

阮天风也听话,平常肯定跟对着干的,管我,凭什么啊,此时此刻,立刻听话了。

走到了素素身边,把手给素素,素素带着阮天风朝着楼上走去,什么爷爷奶奶,都是浮云。

安然站在一边并没有说其他,她的孩子,她很了解,管不了!

“也是的,怎么也不说话啊?”

素素一边走一边教训阮天风,也不知道是教训的阮天风还是阮瀚宇夫妇,木清竹怎么听都那么刺耳。

看向安然木清竹问安然:“孩子都长大了,辛苦了。”

“不辛苦,我自己愿意的。”

安然看了一眼阮惊世:“惊世,先去楼上,我和阮先生阮夫人有些话说。”

“惊世……”

阮瀚宇叫住阮惊世,阮惊世本身也没起来,但是被阮瀚宇这么一叫反倒起身站了起来,看了一眼安然:“我去楼上。”

安然没有回应,阮惊世走后阮瀚宇看向安然:“这件事想怎么解决。”

“我没想过这件事要怎么解决,我不欠们阮家的,天风是我和惊世的孩子,天风没有错。”

“是什么态度?”阮瀚宇有些坐不住了。

木清竹用力瞪了一样阮瀚宇:“干什么?都多大了,要气死我是不是?”

阮瀚宇脸色一沉:“叫小宝怎么办?”

“我过些天会和惊世离开,这段时间们可以看孩子,我不会打扰们。”

安然说完看了一眼外面:“太早了,我们还不准备吃早饭,所以请两位先回吧。”

安然说着去了楼上,楼下根本不管了。

木清竹呜呜的哭了起来,阮瀚宇坐在一旁过了很久才起身站了起来,他站在楼下没走,但是一直注视着外面,木清竹哭了一会,起来去厨房做饭,这么走不行,一定要留下。

安然回到楼上,两个孩子靠在各自的领地已经睡了,两兄弟都没说话,看到安然也都没反应。

安然就近拿了一双被子,躺下了盖了盖被子,闭上眼睛继续睡她的觉。

标签: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