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主得到叶子墨的指示后拉开夏一涵,哄着她别哭。

“看也看了,我们该走了。”叶子墨看向还眼睛红肿的夏一涵,现在已经不早了,想起夏一涵今天的话,叶子墨一时之间也想要跟夏一涵去拜月老,他真诚喜欢他们能够长长久久,就那些玫瑰的祝福一样。

夏一涵不是舍不得宋婉婷,她只是喟叹宋婉婷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现在的宋婉婷真可怜。

“走吧,一会我们联系大辉,让他把宋婉婷送进医院。”叶子墨拉着夏一涵走出宋婉婷的视线。

叶子墨半揽着一涵离开,他总感觉身后有一只眼睛看着自己,叶子墨假装不经意的回头,他看向一主,一主点点头,想来自己的人不会有这样的目光。叶子墨看向还精神失常的宋婉婷,宋婉婷,是你吗?你会是刚才盯着我看的人吗?

“大辉啊,你把宋婉婷安排到医院去吧,你联系好医生了吧?”叶子墨看向夏一涵,她想早点知道宋婉婷的情况。

“叶先生我这就安排。”

夏一涵看向发号施令的叶子墨,他一直都懂自己的心,夏一涵梦中的不愉快也消失无影无踪,那只是梦,云裳姐那么好的女孩子,怎么也不会破坏她和叶子墨的婚姻,夏一涵不断的麻痹自己。

“子墨,我们要去那里?”夏一涵侧过脸看向比自己高许多的叶子墨,她不懂叶太子都这个时候还会带她去那里,难道准备去看看日出。

夏一清把车停下后,夏一涵才知道叶子墨把她带到哪里,这不是东江最高山的山脚吗?难道叶太子要身体力行,来爬山?

叶子墨看到夏一涵期盼的目光,他就忍不住想给她惊喜。

“叶先生,少夫人,我在这里等你们。”夏一清聪明的自己躲开,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男主人要和女主人独处,他可不想当炮灰。

花般少女的粉艳纱裙

叶子墨很赏识夏一清这种审时度势,察言观色的本事。夏一涵因为要出来,想着那个梦中穿着高跟鞋逃跑,最后也没成功现在夏一涵干脆穿了一双运动鞋。

两人手拉着手,跟着爬上的人一起往前走去。

叶子墨的英俊潇洒,夏一涵的娴静美丽,一路上引来许多围观者,有的甚至要上来和他们合影。

“大姐姐,我们一起照一张照片吧,那个大哥哥那么好看,我们照一张,好不?”说话的是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孩,脸上粉嘟嘟的小表情,她揪着夏一涵不放手。

夏一涵拉着叶子墨在小女孩面前蹲下来。

“大哥哥我们合影好不好。”十岁的小女孩改变策略,她看夏一涵做事都会拉上叶子墨,聪明的猜到这两人是以叶子墨为代表。

夏一涵拿出手机,准备给三个拍一直合影照片。

“你们知道不,黄播直播平台前面一线天,有一个姑娘和小伙子在那里求助。”看衣着应该是个中年妇女。

夏一涵一听这个话,她第一个想到的是酒酒和严青岩是不是出事了?要不要去看看他们?

叶子墨一直留意着夏一涵,原本是害怕在爬山过程中,夏一涵有什么意外,现在先用了。

“别急,不一定是酒酒和小翰,我们先问清楚。”叶子墨轻声的安慰着夏一涵,他心里也担心,比较那个男子是他名义上的弟弟。

“我知道,酒酒会没事的。”夏一涵努力说服自己,越是这样说她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强烈。

她忍住撇下叶子墨一个人先去看的冲动。

“我请问一下,他们为什么求助。”夏一涵尽量用平静的声音说道,她眼睛氤氲的雾气挡住了视线。

“那个女孩子不攀山不小心摔倒了,男方为了女方他止住女方的摔倒,自己就遭殃。”

“是啊,那男孩子真可怜,不知道那条腿还能不能用。”

叶子墨看夏一涵脸上的表情,知道她太过担心,自己先道谢:“谢谢。”

她一把抓住叶子墨,声音急促的说道:“子墨,不是酒酒对吧。”夏一涵脸上平静实则早都波澜壮阔,她不能接受,没多久前还活蹦乱跳的人,才没多久就遭遇这样的事情。

“我们先去看看。”叶子墨安抚的摸着夏一涵的头发,他搀扶着她一步一步的向前走去,有那些游客的话,叶子墨格外小心夏一涵,他自己也很细心,夏一涵有些魂不守舍,不过万幸没有出什么事情。

远远的看见一群人围在一起,夏一涵加快脚步,虎虎生风,她一直庆幸今日穿的是运动鞋,要不然又要脱鞋,这里是山路,脱鞋也不见得能跑快。

叶子墨拨开人群,夏一涵看到熟悉的背影,她一步一步的移动着。

“酒酒。”夏一涵小声的叫着,她自欺欺人的想,如果那个背影不回应她就好了,酒酒听见熟悉的声音像抓住救命稻草,转过头看见远处的夏一涵,她哇的一声开始大哭起来,脸上都是无助的表情,夏一涵从来没见过这样的酒酒。

关心则乱,酒酒竟然没打120,叶子墨拿出手机,拨通医院的急救电话。

叶子墨开始查看严青岩的状况,他小腿血肉模糊,看着似乎伤得不轻。

“没事了酒酒,没事了。”夏一涵轻声的安慰着酒酒,实则内心很担心严青岩的情况,看着酒酒已经哭嘶哑的声音,夏一涵告诉自己要冷静,她不能让酒酒看出她也惶然。

没有多久急救车就赶过来,把严青岩抬上车,酒酒一定要跟着,夏一涵担心酒酒一个人考虑不周,三个人都跟着急救车来到医院。

叶子墨还算稳重,他安排夏一清回去叫管家,毕竟叶大太子很少出面处理这样的事情,都是管家处理的。

“别担心,小翰只是摔着腿,又不是什么绝症。”夏一涵拍着酒酒的肩膀,试图让酒酒不要太担心。

管家接到夏一清通知时,立刻给远去北京出差的叶浩然和付凤怡打电话。

“什么,你是说小翰出事了?”付凤怡不可置信的问道,这才走没几天,她的孩子就出事,付凤怡一下子站起身,想要立刻飞到东江。

“夫人,现在先生和夏小姐他们都在医院,你也别太担心。”管家小心的说着。付凤怡能不担心吗?不过有管家这句话她重新坐下来。

“知道了,先挂了,我去订机票。”付凤怡急冲冲的挂断管家的电话,又拨通叶浩然的电话,他是小翰的父亲,也有权知道这事情。

叶浩然在北京的事情还有结尾没处理,接到付凤怡的电话,本来稳重的人,当时就慌了,直接把事情交给其他人,奔往机场。

人流拥挤的机场,飞机还有十分五分钟才进站。

“但愿孩子没事。”付凤怡靠着叶浩然,六神无主的说道。

叶浩然心里全部是疑惑,怎么突然就出事了?他考虑的是不是被有心人下手。

严青岩坐在床上看着来来往往担心自己的人,他再次感觉到温暖原来这么简单,离他这样近。

酒酒一直守着严青岩,几乎不曾离开半步。严青岩的腿部处理好后,医生希望能留在医院观察两天,腿部神经没有多少受损,但是不确定受损的会不会影响他以后的生活。

付凤怡叶浩然赶来时医生刚离开。

“医生,谢谢你啊。”付凤怡感激的说道。

“进去看看孩子吧。”医生点点头离开,眼前的女士额头上还有细小的汗珠,心里一定急着看望孩子,他就不耽误别人了。

“小翰,你没事就好。”付凤怡蹲在严青岩的床前,她眼中都是担忧的眸光,叶浩然站在不远处对严青岩点点头。

眼看要黑了,付凤怡让其他人回去,她留守医院。

酒酒要留在医院陪严青岩,让夏一涵和付凤怡,叶浩然先回家,叶子墨接到林大辉的电话,他想单独去看看宋婉婷。

宋婉婷不知道自己已经被许多人盯上了,比如钟于泉找的阿三。

阿三的钱在最近都被他挥霍一空,还负债累累。接到钟于泉的要求时,他犹豫再三,决定狮子大开口,看见钟于泉本人时阿三知道自己大条了,这不是电视了经常播放的钟书记吗?只是钟书记怎么就让他偷偷调查还要把那个女人带走?他还要不要乘机狠狠的宰他。

阿三对自己先前的决定动摇,想起那些人威胁他说,一旦他拿不出钱来,他的手就不用要了,阿三想想都害怕,想着电视上钟会长一向爱民如子,应该不会为难他。

“你说什么?”钟于泉几乎失控的问道。

“我说,要我去找人,可以,但是你得在给我加倍的酬劳,我调查过了,那个叶子墨可不是简单的人,我一旦惹上他,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阿三不敢看着钟于泉的眼睛说话,叶子墨他害怕,钟于泉他何尝不怕,现在是赶鸭子上架,他不得不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