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染有些头昏,每天到这个点她都会这样,吃了药也没缓解的迹象。

  她歪着脑袋枕在莫南爵胳膊上,“那次我在莫北焱病房门口碰到孟少翎,他一直追问我宋恩宁的事,以为是我害死了她,他肯定想利用蛊盒来对付我……”

  “他敢?!”莫南爵精致的嘴角冷勾,“他也要有那个本事,上次如果不是因为儿子在他手上,他不可能得逞。”

  洛萧问道,“他说的地点是藏门边上的森林?”

  陌欢瞳点点头,“是的,他让我进去,具体的地点他的人会带我过去。”

  “还挺狡诈啊,”陈安拿着片哈密瓜,“他让你带波尔多银行保险柜里的东西?”

  “他说那是交换条件,一手交人,一手交货。”

  “……”

  想的还挺美,看来他一直记着这件事。

  宋恩宁在外卧底这么多年,一共就拿到了这么些东西,存在最安全的地方,孟少翎怎么也没想到,一次被她发现的背叛,竟然让这些东西落到了别人手里。

  当初在陌欢瞳的公寓发现了莫北焱的裤子,孟少翎在扣子内放了个小型的追踪器,所以在波尔多的时候能一而再再而三追到他们,可没想到……

  慕婓的人居然出现了,彻底打乱了他的计划。

   眼眸纯净的长黑发空灵妹子

  莫南爵指尖在童染肩上轻点着,狭长的桃花眼轻睨,“孟少翎只知道宋恩宁留下了东西,但他并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我们不管拿什么给他,他都只能接着。”

  童染侧头望他,“你是说,我们拿假的给他?”

  莫南爵舌尖轻抵下嘴角,“假的肯定不行,孟少翎不可能不识货,一旦被看穿,他也许会恼羞成怒。”

  洛萧抬起头,“你要拿真的碧玉七灵给孟少翎?”

  “你怎么知道他一定有命拿回去?”莫南爵冷笑下,“说不定他会死在那片森林,或者回到这里来。”

  他抬眸扫过别墅。

  能活捉孟少翎,自然是最好的情况。

  洛萧暗自攥紧拳头,“如果你拿了真的碧玉七灵给他,万一失败了,那我们要再拿回来不是更麻烦吗?”

  莫南爵冷声打断他的话,“在我来看,再多碧玉七灵都没那个蛊盒重要。”

  童染的头疼越来越厉害,药物的缓解效果明显没有以前好,谁也不知道哪天会失效。

  后果不堪设想。

  他不可能冒这个险。

  莫南爵一直派人在到处问,寻找一切能解蛊的办法,可是懂这个的苗疆人都说,除非有蛊盒,否则束手无策。

  蛊盒是最重要的。

  洛萧看向童染,抿着唇没再开口。

  陌欢瞳微垂着头,童染看着她低云密布的侧脸,不由蹙眉,“欢欢,你如果……”

  “没有,我不是在犹豫,”陌欢瞳知道她想说什么,她摇摇头,眼眶有些红,“小姨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剩下唯一有血缘关系的亲人,小染,就算不为蛊盒,我也肯定是要去的,我不可能不管她。”

  童染闻言点点头,她懂。3566_131

  云雪的死其实对陌欢瞳打击很大,只是担心他们心里有隔阂,毕竟谢阳华横在中间,所以她从来不曾说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