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过几天,又到了开始上课的日子。

  既然放弃和纳兰家族的争斗,司马幽月便回了学院,只是定期让人来取丹药。

  一回到宿舍,司马幽月便看到在院子里站着的四人。

  “咳咳,你们在这里做什么?”看北宫棠他们一个个拉着脸,像极了审判官,她笑着问。

  “说吧,是我们逼供呢还是你自己老实交代。”魏子淇说。

  “交代什么?”司马幽月眨了眨眼睛。

  “你是什么时候成为炼丹师的?我们和你一起生活,都没有发现。如果不是这次宴会的事情恐怕我们都还不知道我们当中还有一个二品炼丹师。”北宫棠说。

  曲胖子来到司马幽月身边,拍拍她的肩膀,说:“幽月啊,这次不是我不帮你说话,我看你不老实交代,他们是不会绕过你的!”

  “就是从去年开始的啊。去年能修炼后无意中接触到了炼丹,然后就慢慢会了。”司马幽月摸摸鼻子,“其实也没什么的,你每天都那么忙,所以才会没注意到我了。”

  “不管怎么说,你瞒着我们的事情是事实,为了表示歉意,你要为我们做一顿大餐,以此来弥补我们受伤的心。”欧阳飞终于说出了这次的目的。

  额——

  司马幽月看了几人一眼,说:“好,没问题。今天中午就给你们做一顿大餐!”

   花园里的秀丽娇娘

  其实她也知道,他们之中的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他们也不是真的想要她告诉他们事实,不过是想着敲她一顿罢了。

  不过好在这做饭是她的拿手好戏,所请他们也不是什么难事。

  看司马幽月答应,大家拉着的脸才缓和下来。

  “我要吃宫保鸡丁。”欧阳飞说。

  “我要吃水煮鱼。”北宫棠口味也不是一般的重。

  “我的比较简单,什么好吃就来什么。”魏子淇的要求看似简单,其实最难。

  “既然幽月已经答应了,那我们就去忙自己的,等着中午吃饭就好了。”曲胖子说。

  “幽月,你做好了叫我们。”北宫棠说完转身回了自己的屋子。

  魏子淇和欧阳飞也离开,剩下曲胖子和司马幽月在院子李站长。

  “对了,幽月,风老师让人来传话,说你今天来学院的话,最好是在天黑之前去找他。”曲胖子说完才离开。

  司马幽月失笑的望着几人,想吃她做的饭就明说嘛,还弄得这么麻烦。

  想到曲胖子临走之前说的话,看来风之行是对自己拿他当挡箭牌的事情要自己去做交代啊!

  或许是知道他会帮自己保守秘密,所以在万无风问起来的时候,她下意识的就将他搬出了。

  “唉——”

  叹了口气,她认命的进了厨房,先给大家把午饭做好,然后再去找风之行好了。

  食材拿出来的时候小灵子都已经帮她准备好了,所以很快她就将一桌子菜肴准备好。

  现在大家的鼻子都比那灵兽还要灵敏,她还没喊,大家都纷纷来到了厨房,非常自觉的开始吃起来。

  司马幽月将最后的汤端上来,之前的菜已经被他们吃了一小半了。

  她被他们的速度狠狠的惊讶到了,她从来不知道他们有这么高的战斗力!

  吃饭的时候,魏子淇他们问了一下司马家和纳兰家的事情,听到她说他们双方和平解决了,都有些吃惊。

  司马幽月也没做过多的解释,有些事情她也不好说。

  大家都是聪明人,见她这样便知道有不方便的地方,也都没有继续追问。

  吃过午饭,司马幽月在屋子里踌躇了一会儿才去了风之行的办公室。

  “进来。”

  她还没敲门,里面便传来声音。

  敲门的手改为推门,一进去就看到坐在桌子后面的风之行。

  风之行原本背对着门口,听到她的脚步,坐着椅子转了一圈,转来面对着她。

  “风老师,你找我?”司马幽月问。

  “对。”风之行看着司马幽月,并不往下说。

  “咳咳,这个,我当时也没别的办法,只有将老师搬出来了。”司马幽月主动交代。

  “我怎么不知道,我还会炼丹了?而且还收了你这么厉害的徒弟?”风之行挑眉。

  知道司马幽月是二品炼丹师的时候,他也有不小的惊讶,比较她这样的天赋,就算是在上面也是极为罕见的。

  想到校长回来说起宴会上的事情的时候,问他是否真的收了司马幽月,他惊讶之后也替她圆了谎。

  “老师身份神秘,地位崇高,一般人根本不敢来问你是不是会炼丹的。”司马幽月说,“所以就算我说了,也不会有人来找你麻烦。而且你比较有威信,说是你教的,大家就会相信了。”

  “那你怎么知道,我会帮你圆谎?”风之行心里好笑,这丫头以前还对自己戒备重重,现在怎么就如此信任自己了。

  “直觉。”司马幽月诚实的回答。

  “好吧。算你的直觉没错。”风之行说。

  司马幽月笑了,道:“这么说老是已经帮我圆了谎了。”

  风之行没有回答,说:“既然外人都认为你是我的徒弟,那我也应该教你一些东西。”

  “老师要教我东西?”

  风之行拿出一个盒子,说:“你过来。”

  司马幽月不明所以,不过还是听话的走了过去。

  “将你的手放在盒子上,闭上眼睛,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风之行将盒子放在桌子上,说。

  司马幽月哦了一声,将手放到盒子上,然后闭上眼睛。

  这盒子似乎有一种吸引力,她感觉一阵头晕目眩,接着便感觉自己似乎在另外一个地方一般。

  “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风之行充满磁性的声音在周围响起。

  “什么也没有,只有无尽的黑暗,到处都是黑乎乎的。”司马幽月说。

  “你再仔细感受一下,现在还是什么都没有吗?”风之行再问。

  司马幽月再次凝神感受,原本黑乎乎的周围满满出现一些光亮,点点星光出现在她周围。

  她惊讶的看着周围的变化,有些不敢置信的说:“我……我好像置身在宇宙中一般,周围全部都是点点星光,好美丽……”

  风之行听到司马幽月的话,身体猛然一震。0121_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