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玉儿不多说,与弘卿一起向院里走去。

彻底被忽视的红玉岂能由得他们如此?又跨了过去,长腿一迈,直接挡在他们面前。

她沉了脸,不悦道:“公子,你是否忘了红玉刚才的叮嘱?公子是陛下的人,与外头的女子绝不能太亲近,否则此事若是让陛下知晓,陛下定不会原谅。”

“这位是……”小玉儿挑了挑眉,忽然像是想起来那般:“这位是红玉大人吗?你好,我是这慕容府的管家,我叫小玉儿。”

“不管是管家还是婢女,也不过是个下人,有什么资格走在我公子身边?”红玉冷冷一哼,刚才看到弘卿看着小玉儿时眼底那柔和的目光,她便怒得恨不得将这女子撕碎在掌下。

虽然,小玉儿没有绝美的容颜,可那五官也还算标志,那身段也是极为好看的。

不管怎么样,她都不愿意让弘卿与这女子走得太近。

倒是弘卿见她对小玉儿态度如此轻蔑,眼底的笑意在瞬间散去,连脸色也沉了下来,他冷声道:“玉儿是我的朋友,不是什么下人,我已经安全到达慕容府,如果没事,还请你早些回去复命,告辞。”

说罢,看了小玉儿一眼,示意她与自己一起进门。

那一眼,在对着红玉时的寒气彻底没了,目光那么柔和,对待那个小玉儿和对待她,完完全全就是差天与地。

红玉掌心一紧,指关节发出咯咯的声音,看着两人从自己跟前走过,她冷声警告道:“他是陛下想要的男子,我劝你最好不要对我家公子动任何歪念,否则,别说是陛下,就是我也会将你碎尸万段。”

小玉儿没理会她,依然笑盈盈地与弘卿一起进门,声音也是柔和得很:“我刚才做了点点心,准备拿去给姑娘的,你要不要也尝尝?一些茶果,与皇城的不大一样,是我们家乡那边独有的小吃。”

草莓乖乖女湖边夕阳下美拍

“既然是你做的,我自然要尝,我也会做些茶点,改日和你一起研究去。”

“好。”

两个人就这样走进大门,很快就消失在她的视线里,红玉哪怕想要闯进去却也不能,她没忘记自己今日来,只是负责把弘卿平安送到府中。

可这两个人居然敢无视她的存在,就这样进去了!这个小玉儿对她的警告也是完全不屑一顾,她怎么可以让他们这样逍遥自在活在外头?

公子变了,他从前最讨厌与女子亲近,但却与这位小玉儿走得那么近,两个人几乎是挨在一起进门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夫妻。

那小玉儿也实在是放肆,明知道公子是陛下的人,竟还敢对公子肖想。

掌心依然紧紧握着,红玉愤怒之余,却无能为力。

如今慕容七七是陛下跟前的红人,这个时候,只怕慕容七七一句话,梦君大人便会为她扑心扑命地把事做成,而女皇陛下有梦君大人在那里,对慕容七七她还不尽量满足吗?

满腹怨恨的红玉不知道在门外站了多久,才愤愤不平地转身离去。

至于小玉儿和弘卿,进了门,走过偌大的前院,走上了长廊之际,弘卿终于是忍不住了。

他看着小玉儿,眼底写满困惑:“梦君大人为何会为我的事开口?甚至还让我到慕容府里住几日,陪慕容姑娘下棋?若我没记错,慕容姑娘根本不懂棋艺,玉儿,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小玉儿示意他先回房,回到房中,给他收拾好行李,她才看着他道:“我知道你不愿意留在宫中,当一个永远只会伺候女子而活着的无用之人,所以今夜在梦君大人离开之前,我曾悄悄拜托过他帮忙,将你解救出来。”

“玉儿……”弘卿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黄抖音视频下载他这点事居然也要劳烦到她牵挂,他心里实在是感动。“只是……梦君大人如何会答应?”

“自然是看在我家姑娘的份上。”小玉儿笑了笑,却像是想起了什么,忽然正色道:“有件事情,其实我一直想要跟你说,不过,不知道说了会不会让姑娘责备。”

“什么事?我不告诉旁人,你自然也不会遭她责备。”弘卿忙道:“你放心,只要是你说的,我就不会告诉任何人。”

小玉儿笑了笑,瞅着他略带几分紧张的脸,倒是比刚才笑得轻松自在了些。

原来,确实是有几分犹豫的。

“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只不过姑娘交代过,一定不能将事情告诉你,所以到现在也才不曾说过。”她缓了缓,抬头迎上他的目光,淡淡道:“但这几日我觉得你对我态度有点不太一样,我怀疑你是不是喜欢上了我。”

弘卿一张脸刷的一声涨得通红,从未想过她会把话跟他说得这么直白,这么一说,要他如何去面对?

他别过脸,把视线调到某个角落里,实在是没办法正视她的目光。

喜欢不喜欢,怎么可以这么随意说出口?

小玉儿却觉得无所谓,对她来说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也便是不喜欢,是非黑白对错,总是这么分明,她不懂拐弯抹角,对着她认定的自己人,说话也不想要留什么余地。

见他一脸窘迫,她收了脸上的笑意,改而认真道:“可我不知道你这样的喜欢,到底是不是从头到尾只是一场误会。”

“玉儿……”弘卿心里一晃,以为她心里怀疑自己,哪怕心里有几分羞涩,他依然道:“我从前一直以为自己喜欢师父,直到我遇上你,才……才发现原来我对我师父只是一种儒慕之情。我只是一直把她视为自己生命里唯一的亲人,永远不想从她身边离开,又因为她对梦君大人的深爱时常而感动……”

这种感觉不知道该如何诉说,但就是看着师父越深陷,越痛苦,越无奈,他便也越怜惜她:“她越爱梦君大人,我便越是喜欢她,可是玉儿,我……我……”

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下去,这种情情爱爱的话他从不曾说过,这是第一次,说这种话也是不懂技巧的,反正不管怎么说,总会觉得有点儿不自在。

小玉儿一本正经盯着他,认真道:“若我没记错,你对我态度改变是因为那夜,但你不知道那夜一直为你抚琴疗伤,一直在你梦中劝告你要勇敢活下去的人,她并不是我,其实……那个人是姑娘。”

“你说是……慕容七七?”弘卿大掌紧了紧,一时半会竟有点接受不来。

他一直认定那个人是小玉儿,可为什么会忽然换成慕容七七?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从前为何不说?

见他脸色有异,小玉儿就知道也许自己一直以来想太多了,但不管是不是想得太多,于她来说也无所谓,无论如何,至少在他泥足深陷之前,事情的真相绝不能就此被淹没。

从前她爱着南王爷,从一开始的时候自己没察觉,到那两年,每每看到南王爷对着夜空思念姑娘,她就越发现自己的目光时常会被他吸引,可最终,她还是死了心。

她这个人很简单,不应该是她的,她就会努力告诉自己,不能够去想太多。

所以,在那两年里,她从欣赏到深爱,再从深爱回到欣赏,短短两年间,对楚江南的感觉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直到姑娘回来,看到南王爷唇角又有了笑意,她才知道自己的决定是对的。

其实只要他们过得好,她自己也就心满意足了,所以,现在对南王爷的情算不上男女之情,只是一直还有几分仰慕。

不过,这与对弘卿不一样,因为弘卿给她一种他俩是平等的感觉,不是那么遥不可及,也不是那样的不真实。

唯一的不真实便是弘卿对她的情,也许弘卿心里念着的是姑娘,是那晚给了他勇气、让他好好活下去的人,而不是她。

“姑娘陪你陪了许久,也为了耗费了不少真气,直到你好起来,她才让我留下来照顾你,自己独自离开。”她道。

弘卿动了动唇,却没有说话。

小玉儿又道:“姑娘离开的时候跟我说,不管你问什么,我都必须要点头,要告诉你,是。还有,我对你必须要态度强硬,不许你做这个做那个,要把自己当成女主人那般,而你是那个必须要听话的人。”

“当时我并不懂姑娘为何要让我如此,直到后来追问,她才告诉我答案。”

“姑娘说,有些男子就是那般……嗯,那般坏,你越是顺着他,越是对他温柔,他越不知道对你珍惜。相反的,你是不是凶他两下,等偶尔在显露出一点温柔的时候,他就会觉得你是这天底下最温柔对他最好的人。”

小玉儿摇了摇头,还是忍不住浅浅笑了起来,事实上姑娘说得还真对,初始她就是这样对待弘卿,后来不小心温柔了些,这家伙便一副感动到全世界在他眼底只剩下她的模样。

她看着弘卿,平静道:“现在你是不是该听懂了?其实初时我对你的态度都是姑娘教的,我想,那根本就是姑娘的影子。我不知道你喜欢上的到底是我,还是姑娘在我身上留下来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