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蜜最新永久地址

太后迟疑,“却是这些经书有用?”

和他们平时念的有点儿不一样啊。

“你平时都是拜的哪家道观?”

满宝:“我就去过三家道观,一个雍州的白云观,一个是京城的玄都观,还有一个则是我们村附近山上的道观。”

太后略一思索便决定一个都不放过,转头就让人列礼单给三个道观送礼,连大梨村的道观也不放过。

满宝坐在一旁听她划拉出来的礼单,有些心惊肉跳的,不由看向明达。

明达脸上的笑容也收了起来,神色有些沉重。

两个好朋友对视了一眼,想到的都是:万一太后所求实现不了会怎么样?

满宝脑子里一下涌现了史书上各种灭佛灭道的事迹,她浑身一抖,委婉的劝诫太后,“娘娘见过神佛吗?”

太后一脸虔诚的道:“能见到神佛的必是大通灵之人,非佛子和得道的仙长不可。”

她瞥眼看向满宝,问道:“你见过吗?”

满宝直接摇头,然后问道:“梦里的算不算?”

甜美少女迷人的微笑

太后没好气的道:“不算!”

梦里,梦里她自己还成仙了呢,那能算吗?

满宝便点头道:“所以世上说见到了神佛的毕竟只是个别人,焉知他们不是在撒谎呢?”

太后蹙眉,怀疑的看向周满,“你是说世上没有神佛?那你还拜!”

这种论调她听得多了,每次一提到神佛,那些朝臣就摇头晃脑的说什么子不语怪力乱神,可那到底只是孔子一人的想法,怎么就被奉为圭臬了?

满宝道:“我拜他是因为我信他。”

先生通读百书,虽然他未曾明言,但满宝知道他更赞成老庄的为人处事之道,加上母亲的影响,她从小就拜老子,早就习惯了。

满宝是真的信他的。

太后闻言便笑道:“我也信。”

满宝却直接摇头,“太后不信。”

太后蹙眉,冷冷的瞥向周满。

满宝继续道:“太后只是有所求,所以才参拜的,您不是信他,而是迷他,这是大忌。”

“对于神佛鬼怪,我们可信之敬之,不可迷之。”

科科突然道:“皇帝来了。”

满宝便一顿,它不知道此时皇帝的到来对宿主有没有危险,要是以前的情况,这种公开场合它是不会播报这种信息的,可它刚才在太后身上察觉到了强烈的情绪波动。

对于人类它还是不太能够理解,所以数据分析了一下最后还是给周满播报了这一条信息。

满宝等了一下,想等皇帝进来行过礼后再继续说,但她等了一下不见有人唱报。

她自然是不怀疑科科“看”错了,所以只能是皇帝躲在外面要偷听。

满宝在心里鄙视了皇帝一下,见太后被她说得脸色发沉,明达担忧的看着她,她便道:“娘娘,你想这世上有多少人?而神佛才有几个?他们肯定还有许多正经事儿要做,而民间的兴衰荣辱自有自己的一套规律,我想,便是真的有神佛,他们也是不能随意插手民间之事吧?”

“不然,这世上何至于有如此多的天灾人祸?神佛要是都那么厉害,那么眷顾人间和信徒,为何还会有风不调,雨不顺,还会有恶霸土匪?”满宝道:“大家许个愿望把他们都消灭掉就好啦。”

太后和明达:……

站在屏风后的皇帝:……

满宝道:“所以神佛不可迷,人生要靠的还是自己,有时候和神佛许愿不过是求个心理安慰,想着神佛说不定听到眷顾一二而已,但其实做事真实要靠的是自己。”

“而娘娘明明更偏向佛,而非道,却佛也拜,道也拜,”满宝道:“两者不是不可兼之,而是娘娘明明佛也不信,道也不信,为何却又迷之?”

“不信而迷,更是大忌。”

太后沉默了很久问,“你怎么知道哀家不信?”

满宝道:“感觉,我信道,我信的是老庄的对这个世界,对这个国家,对人与人之间关系的认知,娘娘信的是什么?”

太后张了张嘴,她信轮回报应,这算不算?

她要是说出来,满宝肯定要说,自然是要算的,但娘娘的深处明明还是不信,只是因为恐惧和欲望才不得不信……

幸亏太后没说出口,满宝也没来得及将太后得罪死,一老一少就这么对坐着发呆。

明达看看满宝,又看看太后,觉得她们是在对峙,便不由发出点儿动静想吸引她们。

但太后没回神,满宝倒是回神了,却是睁着黑溜溜的眼珠子看着她。

明达看着眼睛清澈的满宝瞬间没话了,算了,随她们去吧。

满宝其实只呆了一会儿,然后就忍不住在脑子里和科科说话,“皇帝还在外面?”

“在,正站在屏风外面竖着耳朵听呢。”

“你说我现在转过头去看屏风他会不会发现我在看他?”

科科:“……这是木屏风,你们彼此都没有透视的功能。”

满宝这才想起来,“对哦。”

正巧明达发出动静,于是她光明正大的抬头看向明达,和她对视了一眼后便顺势扭头看向入口处那张大屏风。

屏风很厚实,她根本看不到外面,外面的人自然也看不到里面,然后目光一转,她就看到了站在屏风边紧张得连呼吸都屏住的宫人,这才发现那宫人的影子上交叠了一个影子。

满宝汲取了经验教训,原来可以不看到人,却可以通过影子判断外面有没有人呀。

正胡思乱想,屏风外传出了咚咚咚的脚步声,几乎是立刻外面传来古忠的声音,“皇帝驾到——”

满宝这才收回视线,乖巧的和明达一起站起来。

见里面许久没有动静,生怕太后给气个好歹的皇帝总算是没忍住进来了。

他一进来,周满和明达便一起行礼,皇帝挥了挥手,免去他们的礼然后去给太后行礼。

太后回神道:“皇帝怎么来了?”

皇帝上前坐在太后身边笑道:“儿臣来看看母后,母后今日精神头似乎好了些。”

太后便叹气道:“和孩子们说说话精神了些儿,本来还想让人去给道观上炷香,想着谢过神仙们的眷顾。皇帝,你说这炷香该不该上?”

皇帝一时懵了,这可让他怎么回答呢?

标签:

Related Post